刘晓教授讲座现场互动

[发布日期:2011-3-8 10:02:27] 信息来源: [字体: ]

☆ 讲 ☆ 堂 ☆ 互 ☆ 动 ☆


        Q:您谈的“四化”让我们有很深的感触,我想问的是假如在空间里教学或是信息化教学以后,能给学生带来好处,但是教学管理评价方面会有什么变革?
        刘晓教授:关于教学管理我们之前也是零散的,没有记录都是凭印象的,或是学生课评的结果来评价老师。有了空间以后,大家想一想,就像刚才我谈到的三一集团生产一个产品一样,每一道工序都会打下印记,我们的老师通过空间上课,上课都会打下印记,同学们的交流会打下印记,批改作业会打下印记,因为你被信息化。讲得好一点,你被全记录,讲得差一点,你就被“绑架了”,这就是我们的教学管理得到了最有效的而不会出差错的手段。只要用空间教学,你就要小心啦因为会被打上烙印,永远被保存。所以我们的老师现在一上课就精神百倍,为什么?因为你的一言一行都被空间记录了,同学们都知道了,下次还选不选你的课?空间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我们学校的特点,带来了强有力的手段。我们每一个老师,比如说我刘院长开的校长讲坛,我现在允许选课的人数是500人,我的课一般是不到半个小时就讲完了。之前我在礼堂上是1500人,我觉得太累太辛苦,尤其是教学效果还不好。我现在五百人的空间上,一下子人就选满了,那就意味着增加了500个好友,还是推不掉的好友,大家的作业在空间里就看了,然后在空间里进行考试,可以同时进行积极评价和交流。所以说,老师的职业以后是一个良心的职业,当然我们不会刻意的去做什么,但是有了空间以后,我觉得每个老师都感觉到用这个东西上课你是会很认真的和学生交流,会很自觉的去找到怎样较好学生的有效途径和办法。今天我没有给你们打开我们老师的空间,你要是去上课的话真的是会感觉到趣味无穷。讲一个这样的过程:最近,教育部搞了个艺术教育的委员会艺术教育课程的成果展示,它还在搞资源库,说实话国家级精品课程,你岳阳职院也有吧,我们学校有17门,花了我不少人力物力,但这17门课程现在却都是被束之高阁,学生不感兴趣,没用啊那是做给领导看的,我一直在说要两条腿走路,该争取的要争取,但学生这边有自己的搞法,所以我们学校现在空间一搞,17门国家精品课程分解了、模块化了,分配到每一个老师教学空间中去了。你看多好,对不对?所以我觉得这样一种信息化手段带来的是革命。我们有些课程是实习课程,还有一点教补,但我们的试验课程都在课堂里,都在空间里展示,每一个动作都有的,这样的话你再到实习课程中自己动手做,去模拟。教学过程从模拟到实际。对于空间教学我也说了,不要过分依赖空间,要有度,比如一些工科课程,包括数学课程中的数学建模教学,它的空间教学效果就不那么直接。但一些动画Flash的课程教学就好多了。昨天我请了空间教学新干线的技术人员带来一个软件——电影剪辑软件,比如我拍一个生活片(DV)、一个实习现场,怎么把音频加进去进行解说,再增加各种不同的效果、音乐,用这个软件就能全部搞定,完善了就能全部放在你的教学空间,Flash更漂亮了跟电影一样,教学也更生动了。正是信息化让老师相信过去认为只有专业型人员才能做到的有些东西实际自己也是可以掌握的,让每一个老师都成为电影剪辑的高手、一个动画制作的高手、一个教学编写的高手、一个让学生生动活泼上课的高手。谢谢!

        Q:听说贵校的老师淘汰制度,淘汰率比较大,……
        刘晓教授:这个问题比较尖锐啊。有人说大学要有大楼、大师,我始终觉得老师才是最重要的,只有他们才能吸引学生。我其实从2000年就开始实施了,当时有些老师听了我的话,但也有一些老师无所谓认为自己的课教得不错,搞这个没意义。结果到了2005年一检查,当中一个老师没有拿到硕士学位,那对不起了必须走人。结果那一次我淘汰了,应该是转岗了不是你说是十几个,而是76个老师。但是我跟你说,现在也没有那么可怕,以前我们端了人家的饭碗人家跟你拼命,但现在我端人家的饭碗,跟你们讲讲这些人都到哪里去了啊,全到了信息职院、涉外学院、长沙医学院,而且他们还是骨干教师。到了这些民办的本科和职业院校,还混得比我们滋润得多:买了车、买了房。所以说从民政出去的老师、转岗的老师现在都还过得不错。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任何一个运作的机制,毛主席说的“户枢不蠹,流水不腐”,要是没有这种淘汰制谁也不怕你,你这个老师只进得出不得,那这个学校还怎么办?必须要有机制——聘用制,我们学校现在是很认真的,就像你刚才说的有时一个学期5、6,多的时候十来个也有。最近这个学期大概是2-3个。末位淘汰,现在又有了新要求:博士化。70后必须博士化,70-75年出生的给你一点点空间,如果拿到国际认证的国际证书,可以留下来。75后必须拿到博士学位,拿不到那也是走人。但是你拿到了我给你一万元的奖励。我如果当院长,不把民政学院的师资队伍的水平提上去,那学校后发就无力了,就不能持续发展了,所以淘汰是必然的,也总有一些老师要犯这样那样的事,如果没有一个机制,那你这个学校就不可能持续发展。比如说,今年我们评职称,所谓讲师,教育厅授权给了我们学校自己评讲师,如果你好我好大家好做人情,谁愿上谁上吧,对不起,我们在这次的通过率只有82%,空间做的不好的淘汰、有一份资料是假的淘汰,这是真正的淘汰不是转岗。你申报职称的时候虽然过了关,但也不让你当讲师。为什么不让?因为你做得不够。把你空间打开根本没有按学校的的要求去做,而且你与学生的互动也不够,所以你当不了讲师。所以学校要不断发展,就要有一支优秀的师资队伍,刚才打开了我的空间,上面就有我作的十几次关于教师教学的讲座,我们现在一年四次会,一次是开年第一周的教学工作会,把一年我们要干什么达到什么目的有一个常规化,一年的规划拿出来;放暑假开学的第一周就是教师队伍建设工作会,这两个会是保证学校以教学为中心的两个会。另外两个会是开学第一周召开全校教职工代表大会,请他们对我提意见、对学校党委、行政提意见;最后一个会也是在放暑假开学的第一周毕业生工作会,筹划大三学生一年的有关毕业的各项工作,这一年不仅仅是就业而是大三这一年的安排。我这些会的报告都在我的空间,我觉得要使一个学校可持续发展必须要采用聘用制,必须要有进有出,这才是一个正常的学校,走到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学校只能进不能出,即使有人不理解,还有人把我告到法院,但我仍觉得为了学校的发展,最终老师们会认同这些做法的。谢谢!

        Q:民政职院这几年在您的带领下一步一个台阶走在职院发展的前列,引领我们湖南甚至全国的高职教育,实在令人钦佩。刚才您说的我们现在职业教育有着两张皮,其中我们推崇的精品专业与学生的要求不是很一致,同时花的钱也不少;我们创建示范职院也是上级的要求,比如说纸质的图书要达到多少、理实一体化的教室要达到多少,这个有一点劳民伤财;还有学生的要求,您说的这个空间是大家喜欢的,这两者之间的差距非常大。我的问题是您作为职业教育资深的专家,又是湖南政界的一个领导者,如何用您这种特殊的身份来影响我国的职业教育,如何为我们这些下面的职业教育松绑,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刘晓教授:这个问题我也是感同身受,到底该怎么办?我的办法是打擦边球吧,毕竟很多的东西认识不一致、方法也不一致。我总是在说我们现在的现状有一点匪夷所思,教育部还在发派遣证,对于现在的毕业生派遣证还有意义吗?现在就业市场70%是民营制的,对于这些民营制企业派遣证还有什么意义。难道就是为了收取十元钱的工本费才永远发下去?有时想想这样的愚蠢做法居然还堂而皇之的存在,真可怜!还有我们毕业生照一个相,还需中国图片社来照,难道别的单位就照不了,这恐怕也是牵扯到背后的利益。为了不使之受到损伤,哪怕我的毕业生远在天边传回来的照片还不行,非得本人回来照相。种种这样的事情真的匪夷所思!这样的事情我提过,向教育部也提过。我笑谈过教育部的管理系统,每个司都有一个管理系统,统计的数据是不对称的、不对口的,你要什么数据就给你什么数据,因为没有联网,职成司和高教司统计的数据不一样、高教司和体卫司统计的数据又不一样、体卫司统计的数据又与学生司的不一样,每个司都在下发文件,报送的数据都要按他们的标准,不然就挂你的黄牌。如按标准搞,不仅不挂红牌黄牌,还会有小小的甜头,而我为了得到这些小小的甜头,我就要作假(笑声),可怜吗?但是我想这些问题会解决嘛,不要着急嘛。中国的问题只能慢慢来,不能着急,要承认差距。也许我们站的位置不一样,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你认为是匪夷所思,他认为是正当所得,你认为莫名其妙,他认为理由充分。在现在这样一个转型时期,发生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都是正常的,所以我觉得现在我们往下走,等我们社会稳定了、国家发展了,经济发展了,我们再不断的提升我们的生活水平、工资收入,在提高我们的物质水平的时候,我们人看问题的水平也会逐步提高。也许我们过去穷的时候做的事情像孔乙己的“读书人偷书不为偷”,等我们有钱的时候就会拿钱正儿八经地去买书。刚才李院长提的问题关于两张皮,这样的问题今后也还会存在,但是对于我们这些管理人员来说,我们很激烈地去反抗,去打碎它,也是没有必要的。让它把自己的伤疤疗好,把自己的另一张皮揭掉,这是我们这些人最希望看到的。

        Q:听了您的讲座我受益匪浅,我知道加快数字化校园建设,完善数字化手段将是我院“十二五”期间的重要发展任务,在硬件建设方面可能问题不大,但在全院教师中普及,可能会遭到部分不会使用电脑的老同志的反对,请问贵校在推进这个空间教学的过程中,遇没遇到这样的问题?有什么样的良策?
        刘晓教授:我刚才也说了不着急,慢慢来。每个学校有每个学校的特点,一个学校有一个学校的发展阶段,即使是世界,非洲和我国就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中国和美国也不一样。美国人老说中国这里不民主、哪里不民主,我说你美国人到中国生活看看。所以我们要理性的看待这个问题,民政职院发展的今天,也有一个过程。岳阳职院要发展也要有个过程,也不能着急。我今天扇了一把火,但还是不能忽视这个过程,需要院领导长期的规划,具体到这个空间,首先每个人都要一台电脑吧,我就给每个老师买一台电脑,为了让老师记得,我还是让他们出了几百块钱,不是全免的。老师如果要调走,工作三年以上的电脑就送给他了,学校全面覆盖了有线、无线网络,有足够的硬件条件。我们IT专业的学生,基本70%都有手提电脑,学校发的,也收一点费用。还有30%贫困的学生可以在学校的图书馆学习。这些都是硬件的东西,慢慢来。当我们具备这些条件的时候,慢慢开展吧,由点到面、由易道难。这是每一项工作的基本做法!谢谢。

        Q:您这么博学睿智,是湖南省四大家的领导者之一,还在国家有很多的兼职,您是怎么处理您的众多的角色,而把更多的经历放在引领高职教育、办好民政职院上的?
        刘晓教授:我觉得人还是要有一个奋斗的目标、奋斗的方向,其实95年我到新加坡访问,因为我父亲从德国回来以后就在新加坡一所华侨中学当校长,我来到那所学校,老师们听说1929-1931年在那里当了三年校长的、他们那儿第三任校长的儿子来了,非常高兴和热情的接待了我,到了校史陈列室看到我父亲的照片,我当时潸然泪下。我说我这个当儿子的一定会好好继承您的遗志,这一辈子当老师、当校长去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向父亲许了一个愿。刚才院长说我有那么多的兼职,其实那些兼职都是虚的,我觉得当一个院长是最最实在的东西。事实上我80%的精力都在学院,我要讲课,还要带领学生老师,还有各种各样的行政事务,包括还要感谢你们投了我们的票,为我们高职院校争办了2014年大学生运动会的承办权,这次我们应该是团结了所有的高职院校,争取到了教育厅很多处长的支持,打败了湖南工业大学。我就在想:什么东西如都有制度设计,这个制度设计是公正的、民主的、公平的,让每一个人都公平民主的去争取自己的权利的话,我就不害怕。所以在和工业大学PK的时候,我愿意与他公平竞争,投票是188个评委,我居然得了107票,工大79票。说这些是想说明做任何事心中要有个目标,要想着把学校办好,其实其他的东西都是衍生的。就像金融有衍生产品一样。我常开玩笑,我现在许多的职位都是现在这个校长的职务衍生出来的。是因为我校长当得好,才让我去当湖南省民革的副主委。是我的校长越当越好,所以省民革推选我为主委,因为当了省民革的主委再衍生为所谓的省政协副主席,再衍生为全国的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我认为这都是衍生品,而衍生品都是虚的,实的是当校长。所以我每个月坚持有80%的时间是在学校,学校的发展是和我的命运、我的目标连在一起的,我愿意为我们的教育事业尤其是高职教育事业奉献自己的终身,我愿意不断的去创新、去改革、去进步,为了我们的孩子们都能在阳光下公平的受到教育。我特别不服气的就是把我们看成是低层次的教育,我特别为同学们感到伤心的是感觉来到我们学校他是个失败者,高考的失败者。我想当一个院长首先就是要鼓起我们学生的勇气,我要让他们受到最好的教育,要让他们感觉到我在长沙民政职业学院比本科要好。确实我们学生无论从校园建设,还是我们老师的教学都比较满意。当我们的学生专升本到一些本科院校时,回过头来都会跟我说:院长其实我最热爱的还是长沙民院,我们的教学、我们的老师都比他们好。我听了就会特别高兴,我觉得我们职业教育也是教育的一种类型,也是大有前途的,只要我们职业教育人努力,5年后、10年后看吧,看谁更能适应市场,看谁能招到学生,看谁能培养出市场合格的骄子。我想我们应该有这个信心,有这个勇气。我跟院长说谢谢你的夸奖,我会和你一起努力、一起来打拼,为了我们高职教育今后的发展和前途。谢谢!

        Q:您是了不起的人物,也是通天的人物,听您的讲座让我们深受启发。我想问一下:行业的标准您是通过什么途径,或者说什么样的捷径让行业和政府认可的?我是我们护理专业的带头人,08年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护理行业的标准,现在在全国还没有这样的标准,这个理念应该说还是先进的,但是我们就是推不动,也没有办法得到政府的认可,希望您指点一下。
        刘晓教授:刚才我谈了我们学校的殡葬专业的行业标准情况,这也是我们自创的,这也说明了市场的魔力,我们现在有个观点:总想得到政府的认证、别人的认可,尤其是在我们这种体制下面,没有政府我们好像就失去了一切。可能今后的发展,我们不是政府说了算,应是市场说了算,要适应将来这样的一种变化,在国外所以的行业标准都不是政府认证的,都是行业认证的。比如说印度软件工程师认证的标准,它就是行业认证的。这个行业得到了全世界的公认,也就打开了市场,而打开了市场以后它又越做越好,越保证了这个品牌,就像做出的阿迪达斯、耐克一样。我想我们做任何东西总是寄希望于哪一个权威或部门来推动,所以我们不敢自主。其实虽然我们现在是两张皮,那么我们在这张皮上能争取什么东西就要尽量去争取,但是我自己这张皮一定要搞得更加绚丽多彩,就是说我们要不断地要求我们的老师,去通过国际化找到我们这个行业最新的技术和标准,比如说英国、法国、德国。你把这些标准找过来,然后贯彻到教学中间去,让老师能掌握这些标准,培养可爱的学生。学生走出去能够运用你教授的实用专门技术和知识,他就是你最好的广告,他就是我们可寄托的将来可能发展的唯一目标。有时候我们想一个电子技术的学生在格兰仕企业里工作了四年,成了部门的副经理就是生产线的所谓副指挥长,他带动做了一些技术革新,提高了生产线1秒、2秒这样的时间,所以产品增加了11%,作为优秀员工代表受到了李克强副总理的接见。有时候我看见这样的消息,觉得这就是最好的回报。当我们教的学生能够在他的这个岗位上不断地有他的潜力发挥,我们打下这么好的基础,让他不断发展,我想这个学校也会有发展,我们的老师去找行业标准是很重要,最新的包括美国的护师就要自己的标准、欧盟也有自己的标准。我们现在的老年护理还没有标准,我们也可以自己做,我现在正和中国老年协会、卫生部门结合我们学校的这个专业,正在积极的制定标准,当然这个标准是个动态的,不会是一成不变的,会随着技术革新、社会进步和人们认识水平的不断提高对这个要求的不断变化而改变。,所以需要我们的老师不断地更新这个标准,只有适应社会发展的标准才会一个适应社会发展的学校。谢谢!

阅读:1463次      【关闭

地址:湖南省岳阳市  邮编:414000  |  设计制作:百思工作室   |  传真:0730-8723870
湘ICP备000000000号